追蹤
梅子老師的大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 151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蜜月第九天--20060527初會阿伯

時間一到,就看到一台外裝是白色的Toyota Landcruise停在Acala門口,下來的又是中年阿伯~~一開頭就問我們會不會說西班牙文,講了幾句後,他決定還是用英文來溝通好了。 一開始阿伯Sixto嘗試跟我們拉近距離,問了我們從哪邊來的,果不其然,阿伯也把台灣跟泰國搞混,還說他想去看拳擊。阿伯很努力不讓我們有靜下來的時間,一直聊一直聊,被迫坐在前座的祥仔就常常很哀怨的看著我。後車廂有一籃食物,看來是我們今天的早餐跟午餐喔。 我們的第一站是一家賣紀念品的小店。阿伯跟我們解釋這家店賣的東西其實在以前是陪葬用的。在這邊,死亡不是件令人恐懼的事情,每年死者家屬會帶著鮮花還有美食去陪死者熱鬧一番,也會做很漂亮的小東西將墓地裝飾一番。後來這些類似捏麵人的裝飾品因為顏色鮮豔美麗,慢慢的發展成活人家中的一種裝飾品了。 其實當我看到車子停在店門口時,我的心涼了一半,難道今天是特產店購物日嗎?感覺不太妙,所以並沒有打算要買,倒是祥仔挑得很高興,因為有小小的東西很便宜,好多個才一塊美金。我唯一想要買的就是大的金剛鸚鵡,可是那個比較貴。 好不容易離開這家店,門口又有Otavalo印地安婦女拿了美麗的布料向我們兜售。如果只有我跟祥仔,我們一定搖搖手就快步離開,不過阿伯又開始解釋,我們只好尷尬的站在那邊聽,聽完就謝謝再見。 今天一離開基多市區後,我們的車子就走在泛美公路(Pan-american highway)上。這條公路於1923年決定興建,縱貫南、北美洲,北起阿拉斯加的「費爾班克斯Fairbanks」,南迄智利的「蒙特港Puerto Montt」,若包括連接17個中南美首都的東西向公路網,整個公路系統長達47,515公里,是世界上最長的公路。想到這條公路可以通道整個南美洲西岸的其他國家,行駛其上就有點夢幻,我們身旁的車子很可能已經從智利開了好幾個星期過來呢。雖然沒有台灣短短的高速公路上兩邊的護欄,但是收費站還是有的。阿伯經過收費站時都會停下車,搖下車窗,拿出零錢,先跟收費員互道早安後,才將錢拿給收費員。整個過程很令我們睜大眼睛,難道阿伯連收費員都認識嗎? 一邊開車,阿伯一邊跟我們解釋路旁的植物跟地質。在知道我們學生物後,阿伯就一直跟我們介紹植物,他使用的名稱好像是拉丁學名,還好我還記得一點植物的科名才聽的懂。不過我跟祥仔都很驚訝,阿伯竟然很懂植物分類,難道這在厄瓜多是常識嗎?而阿伯跟我們說道路邊坡上看起來層層疊疊的地層其實就是火山灰的沈積,又跟我們說這個火山、那個火山什麼地質年代形成的,更讓我們吃驚,看來阿伯是個人物。
我們的第二站是個在路邊的赤道紀念碑,雖然我們預定在行程的最後一天要去的La mitad del Mundo是一個比較大型正式的紀念園區,但是對於從沒有跨過南半球的我們來說,這個紀念碑是我們的初體驗啊,那種感覺真是令人興奮。阿伯說要示範三個實驗,是只有在赤道上才能做的。第一個是立蛋,阿伯說在赤道上立蛋很容易,這個我相信,不過我們沒有嘗試。(萬一失敗怎麼辦) 第二個跟第三個我們就不相信了。第二個是一個人把雙手互疊,然後舉高到約前額的位置,另一個人使盡全力把互疊的雙手下壓,如果在赤道外第二個人無法下壓,那麼在赤道上會變的很容易。第三個也是一樣,一個人把一隻手的食指與拇指用力圈起來,第二個人嘗試用力將圈圈拉開,如果在赤道外第二個人無法拉開第一個人的手,那麼在赤道是會變的很容易。我們是有做實驗,好像也有那麼一回事,可是有點小奇怪,想不太通,而且也很難做真正的實驗測試。不過跨在赤道兩側拍照這種簡單的事情,我們就做的不亦樂乎了,也不管旁邊有一家遊客在觀看
第三站是在一個潟湖Laguna Cuicocha旁的小小遊客中心。在進入小小的遊客中心前,阿伯帶我們去旁邊的一間小屋看巴拿馬帽。在這邊的先生向我們展示各種等級的巴拿馬帽,從便宜的到最貴的都有,原來這種帽子可以做得這麼柔軟細緻,編帽子的草繩越細,做出來的帽子就越軟越優雅。而且阿伯說,巴拿馬帽是厄瓜多的東西,只是被他們總統送給巴拿馬後,才被巴拿馬拿去發揚光大的。 接下來我們先穿過遊客中心到後面的草地上,阿伯跟我們解釋放在地上待價而沽的漆畫。大部分都是在畫厄瓜多的一個古老故事。這個故事是有關於一隻condor搶走一個姑娘,這個姑娘雖然後來被家人救回,但是少女已經愛上condor,每天都在屋頂上等待,最後化成天上的月亮。詳細的故事我沒有聽得很清楚,但是每一幅畫都充滿等待與思念,也充滿了很多情節,很漂亮。可惜我若買回來還真的沒地方放,所以只好又是謝謝再見囉。 回到遊客中心,我對櫃臺上賣的食物很有興趣。有好多種不同的豆子還有一罐salsa醬,另外還有好多餅乾。我問了阿伯,決定請阿伯幫我們各買一份來試試。一碗是各種豆子、玉米加上紫色洋蔥及蕃茄、醋做的salsa,另外一個是長條牛油餅乾配上羊奶起司跟軟焦糖。兩個都好好吃喔~ 從遊客中心看出去,可以看到圓圓的潟湖躺在火山腳旁,緩緩傾斜的綠色坡地上有矮矮的房子。從沒想過厄瓜多會是這樣的風貌。在台灣的我們對南美洲的認識極為貧乏,頂多看到南美洲的拉丁民族熱情如火的文字,完全沒有想到只不過拜訪南美洲的一個小國,就可以看到各種地質景觀,也沒有想到厄瓜多有如此沈靜的一面。 時間已經接近中午,我們終於到了我們的目的地--Otavalo。 Otavalo是一個印地安市集,在安地斯山上,所以在這附近的印地安人都會把要賣的東西運到這裡來。這裡的規模非常龐大,賣的東西什麼都有,已經是外國遊客要體驗南美市集風情的必訪之地。阿伯先開車帶我們繞了一下,介紹大致的分區後,又教我們在這邊的買賣遊戲規則。要先問多少錢,然後要殺價,再問最低價是多少,最後用這個價錢再往下殺價,一開始覺得很麻煩,可是後來實際買東西的時候還滿有成就感的。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仍然被貴到,可是真的很有趣。在放我們出去逛之前,阿伯又找了一家賣羊毛織品的攤子跟我們介紹如何分辨是不是真的羊毛。因為在這邊,羊毛織品是絕對必買的名產。印地安人先將羊毛捻成毛線,再用毛線織成各種圖案的poncho斗蓬、帽子、毯子、毛衣,絕對保暖。阿伯說真的羊毛因為有羊毛脂,所以不容易染色,真的羊毛織品不太可能有鮮豔的顏色,大多都是黃白色、灰色、黑色或是褐色,如果有紅色、黃色、橘色、藍色等,通常都是混有人工織料的。而且真的羊毛會有一個淡淡的味道,人工織料的味道是不一樣的。 因為隔天計畫要去爬的Cotopaxi好像很冷,所以我打算買件毛衣,而且看到斗蓬好像很暖,也想買一件等冬天騎車時擋風用。我們依照計畫先逛逛,最多的就是賣斗蓬和他們傳統服飾的攤子。這邊的印地安女性都會穿上白色的繡花襯衣,搭上一條anaco黑色常群,然後再斜披上一條深色的披肩。白色襯衣上的繡花有很多樣式,有得很鮮豔,也有看到年輕女孩子穿著淺藍色的襯衣繡著藍色及紫色的優雅花朵,很漂亮。 還有賣毯子、羊毛織品、工藝品等的攤子,其中有一攤竟然有一個小小的像吉他的樂器,琴身是用犰狳皮做的,超想買回來~~~除了這種賣觀光客的東西外,其實這邊也有針對當地居民的商品,像是各式各樣的水果、香料、玉米、蔬菜。這邊賣玉米的是獨立一攤,因為種類太多,沒有力氣再賣其他的了,光是用玉米的顏色來看,就有好多種,更不用提大小、形狀了。而這邊也有賣熟食的,最多的是賣豬肉飯的,應該是一碗白飯、一些配菜加上在黃色湯中燉煮的豬肉。特別的是,那隻豬,通常都是小隻的,會趴在旁邊,用意是跟顧客展示肉的來源是健康的。 還有香蕉攤,香蕉原產南美,厄瓜多又是個什麼海拔都有的國家,所以這邊的香蕉種類也多到必須要自己一攤來賣。香料也是,真希望我的西班牙文已經好到可以去跟小販聊天,因為各種顏色的香料真的是又美又香。賣菜的攤子也是我們的觀察重點。南美洲也是茄科植物的種原中心,各種形狀顏色的蕃茄、茄子、辣椒、彩椒都有。
終於快快的逛過一次後,發現想買的還是毛衣,就繞到我們一下車開始逛的地方準備物色,不過這個時候的天空好藍,藍到令人害怕,才體會到為什麼安地斯人對太陽的情感會這麼深。 。
在路邊我們遇到一團人,原來是有一個小販在示範神奇轉印水,可以將報紙上的圖案轉印到衣服上,他選的圖案全部是女優圖,所以看的出來站在前排的中年男子應該是非常心動吧。厲害的祥仔說那應該是香蕉水啦
我花了好久的時間才找到我想要的毛衣跟poncho,當然要來試試阿伯傳授的講價方式,還滿有意思的,因為頓時覺得自己的西班牙文很好,竟然可以完成這麼複雜的儀式。我買的毛衣跟poncho好大一包,令人煩惱回台灣時的打包工作,不過到時候再說吧。祥仔一直以為我只有買其中之一,後來知道原來我兩件都包回來的時候,他大大大大的吃了一驚。另外還買了一頂帽子,我的頭真大,好幾頂喜歡都的戴不下。 接下來阿伯帶我們去一個好美的火口湖,是在Cotacachi國家公園界內。當我們開車到一個展望點時,環繞在翠綠火山口的湖水好靜好藍,我們兩個都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懾,幾乎說不出話。阿伯跟我們解說這個湖的形成過程後,他打開後車廂開始準備我們的午餐。沒想到我們的午餐是由Safari公司準備的菜,裝在保溫盒中。有茄子蛋片、豆子沙拉、紅蘿蔔絲瓣葡萄乾再加上tree tomato果汁。雖然沒有肉,但是好豐盛。端著我們的午餐,邊吃邊欣賞美麗的湖水藍天,實在是很享受。吃完後阿伯給我們十分鐘去湖旁邊的步道走走。
看起來很緩和的步道,我們走起來卻是十分辛苦。每走幾階,我們就得停下來,因為心臟實在受不了。不過步道邊的每一種植物都深深吸引我們,有好多種不同的蘭花,黃色的小花成串的懸掛在藍色天空下,真的好想好好坐下來。還看到一隻鳶在空中定點後,往下俯衝,真的很帥。可惜阿伯只給我們十分鐘,就不斷催促我們離開了。 我們在車道邊停留一陣子,阿伯跟我們解釋路邊一些小灌木在民俗上的功能,很多都跟染色有關,因為這邊的印地安人必須將羊毛染色才能編織出有圖案的織品。真是崇拜阿伯,他真的什麼都知道。 阿伯每次要我們答應什麼事情的時候都會說”I’d like to ask one favor from you”,每次都說的很慢,好像他很不好意思一樣,然後我們每次都要等他慢慢的講完才能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比如說,當我們要離開火口湖時,他就說”I’d like to ask one favor from you”,原來是老闆叫他轉交一個東西給另外一個人,原先他留在國家公園口,現在他想直接開車送過去。我們在開過去的路上碰到他要找的人,是一個好胖的金髮中年婦女,所以她就上了車,我們直接送他回去。她實在很胖,所以當我們一路往上坡行駛的時候,我不禁好奇她原先打算如何從國家公園口走很遠的上坡回家。 原來她是美國人過來定居的,買了地自己一個人住在這邊,房子還在整修。她問我們要不要去看她的貓,一共有21隻!!!其中最大的貓很像豬,真的很像。我無法想像一個人住在這麼荒涼的地方,房子也還沒有整修好,還要監督工人施工,更不用說要大費周章的將很多東西從美國運過來了。可是房子所在的位置很好,可以俯瞰整個火山腳邊的村落與綠地。講到這個,這邊的景色其實一直很讓我們驚訝,如果不特別說明,我們會以為我們置身南歐的小村莊~~ 揮別貓女後,我們下山去Cotacachi的小村落,剛好遇到有一對新人剛剛舉行完婚禮,正要去慶祝。對於也是剛剛新婚的我們來說,能夠看到另一對新人其實感覺還滿親切的。這邊有一個有趣的習俗讓離婚率一直都非常低。在結婚的一年前,新郎家族會將新娘搶回家,同居一年後,如果覺得可以在一起才舉行結婚典禮。如果在一年中新娘生了小孩,可是不想嫁的話,那麼小孩歸男方家,女生就可以恢復自由之身了。如此一來,離婚率當然低啊,因為男女雙方彼此都有一年的試用期。 所以我們看的這對新人手上抱著一個還滿大的嬰兒。新娘穿的好漂亮,也是穿他們的傳統服飾,可是配色繡花都特別華麗。其實我一直有點想買他們的繡花上衣,可惜我在Otavalo看到的那件淺藍色的,只有出現在那個少女身上,都沒有看見在販售的。 在這個小鎮是以皮飾品聞名,阿伯在一家看起來是精品店的前面放我們下來,告訴我們這家的東西品質都還不錯,建議我們進去看一下,然後他在前面跟我們會合。原先我是不想進去的,因為並沒有打算要買什麼,可是進去後看到一件很漂亮的披肩,是由三角形的麂皮皮革用線編拼接而成,看起來很精緻。問了價錢,在我可以接受的範圍,想起來秋天應該在竹東使用也可以,所以就買了。後來我們在街上也有看到類似的商品,可是還是覺得我買的手工最細。 這天的行程到這邊結束,光是回基多又花了三個小時,這三個小時中,阿伯還是很盡責的跟我們聊天,可是我們實在是累了,而且他又一直講一直講,所以真的是很想跟他說我們想休息。而且他到後來也是一直打哈欠。在接近基多時,他問我們在台灣的一般工作者大約有多少的薪水,又問我們台灣的稅會不會很重。又說他們的稅賦很重,公司給的薪水又很少,所以一般服務業都是靠小費才能養家。其實我們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給小費,因為在Safari的時候並沒有特別提到。現在我們就瞭解啦~~ 當我們看到Alcala的鐵門時,心中興奮之情真是無法言喻啊,終於不用硬撐了。進到房間看到柔軟的床鋪,除了睡之外,還能做什麼?然後就是明天的爬大山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