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梅子老師的大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 151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蜜月第12天--20060530終於要去加拉巴戈啦

上 次起飛是往東越過安地斯山,這次是往西邊的海岸走,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景象,只看到山勢一下子不見了,變成一望無際的平原,感覺還滿妙的。我們在海邊的大城市Guayaguil停一次,然後就直接飛加拉巴戈啦。Guayaguil是厄瓜多的第二大城,雖然從飛機上看來沒有基多的面積大,但是大樓看起來好像比較多,比較熱鬧的感覺。相較於基多的海拔(2850m),Guayaguil在接近赤道的海平面,氣候是完全不一樣的,非常的熱。我們常在想,如果一個住在Guayaguil的人出差到基多去,豈不是就會有高山症?那這邊高山症的藥物應該很發達吧~
飛機離開南美大陸後,心情整個興奮起來,真的要去加拉巴戈了耶,原本好像已經耗竭的體力似乎又得到補充,很雀躍喔(這才是出國玩的心情嘛)。可是飛好久喔,因為加拉巴戈距離南美大陸可是有將近一千公里遠呢。終於看到第一個島時,以為已經要準備降落了,沒想到我們繼續往西又飛了很久,才看到第二個島,也就是我們要降落的Santa Cruz和Baltra島。當我們在Santa Cruz上空轉彎時,才真的體會到加拉巴戈是個不毛之地,真的幾乎就是光禿禿的,只有幾棵樹而已。雖然沒有將加拉巴戈島想成熱帶雨林,可是真的看到一片黃沙的景象還是令人驚訝的。 對於外國人來說,進加拉巴戈不是件容易的事,姑且不論從國外訂船位的麻煩,光是高達美金一百元的入門票就很令人吃不消。在落地前,每個人都必須要填一張入境單,就像入境一個國家一樣,可見厄瓜多政府對此國家公園的重視,畢竟這可是他們的金雞母,不好好保護是不行的。 落地前的心情是很難形容的,大部分是很沒有真實感的,很難相信我們花了這麼多力氣計畫的行程真的走到了夢幻的目的地,小部分是奇怪自己怎麼沒有興奮到心臟病發作?下飛機前就看出機場的側風很強,但是真的步出機艙門才體會到什麼叫「強」!臉都被吹歪了~~ 太陽又強又烈,心中不禁吶喊,這才是赤道啊。當然要趕快拍一張紀念照,想到達爾文也曾經來到這個群島就令人感到暈眩。不過接下來就是挑戰啦,除了要通關然後付一百美元的入園費外(超級心痛),還要找到我們的嚮導。這邊的嚮導並不是受顧於旅行社,而是用所屬的船隻來區分,可是環顧機場後,並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拿著任何船名的告示牌,讓人不禁懷疑難道遊客都知道自己的嚮導在哪邊嗎? 俗話說「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看不到,就用聽的囉,這個我最會了。馬上就聽出我們旁邊的幾位遊客竟然也在找我們訂的那艘船—Samba,所以我們就循線看到了我們的嚮導。乖乖,說是高中生我也相信。我們的嚮導Joe是個超級陽光的小帥哥,說的一口流利的美語(這個美國口音是接下來一個星期中我們沒有瘋掉的理由),沒什麼西班牙文的口音,真是太好了(相信我,西文口音的英文比日文口音還要災難一百倍)。 我們走到機場外面的一小排商店前準備坐一台公車去港口搭船,不過因為同船的伙伴中有人的行李有點小問題,聽起來應該是因為把護照打包到托運行李而無法通關的樣子,不過我們剛好也可以再多看看這些商店,盤算一下最後一天要買哪些東西回台灣,畢竟這裡的東西是沒有辦法在台灣買到的啊。繞來繞去,我決定要先買幾張明信片,可以在船上慢慢寫,後來也證明這真是一個明智之舉啊。 終於上了小公車準備往港口開去。我偷拍了我們的導遊,也順便觀察了一下我們的團員。都是金頭髮的,不像我們去Kapawi時好像有非歐美人士,這次看來全部都是講英文的,也許是因為已經聽了十天的西班牙文,腦袋有糨糊化的感覺,現在聽到一大堆英文反而有「得救了」的感覺。
車子才到港口,就聽到全車一片驚呼。在港邊的候船亭有很多海獅!這下子不用催促,大家也一窩蜂的提了包包衝出車子找海獅去了。整車的人在海獅周圍為成一個直徑三公尺的半圓形猛拍照,而懶洋洋下巴著地的幾隻海獅只抬了抬眼皮就沒理我們了,想來是每天都有一樣的事情吧,而我們當然就是堅持我們一貫的興趣,大家拍海獅,我們拍大家囉。雖然不能摸海獅,可是我偷偷的坐到海獅隔壁的長椅上,椅子嘛,不就是給人坐的嗎? 天空中滿滿的都是軍艦鳥、鵜鵠跟笨鳥boobies,很壯觀。笨鳥不愧是笨鳥,一點都沒有辜負她的名字,看他們從空中往下俯衝時就看的出來,竟然會被吹歪掉。下水後也是,人家鵜鵠雖然很大隻,但是還是很帥氣的再鑽出水面,而笨鳥是像空保特瓶一樣,「噗」的浮上來。 抬頭尋找我們的船,真的是很怕船太破爛。因為在規劃時,有很多不同等級的船可以選,當然價錢也就天差地別,最貴的伊莉莎白和Eclipse跟我們訂的最便宜的Samba可是有高達二倍的價差!我們雖沒有阮囊羞澀,但也不想花太多錢在船的豪華度,所以挑了最便宜的,還好看起來雖然小隻了點,Samba還滿稱頭的。 嚮導JOE在碼頭上跟我們解釋了在加拉巴戈上下船時的一個必備動作,因為大家通常都會抹很多防曬乳在手上,所以當我們拉著別人的手借力上船時不能只握手掌,而是必須再往前互握到肘關節,這樣比較保險。這個JOE看起來很年輕,應該當嚮導沒多久,他每次叫大家都會說”Ok, My friends~”尾音上揚飄飄的,這種叫法給我的感覺就像中文的「朋友們,讓我們上船吧」一樣,很有趣。 我們的Panga橡皮艇將我們載上Samba後,JOE叫我們把鞋子脫掉放在船尾的兩個箱子裡,因為鞋子上的鹽分會傷害船上的木質地板。踏進船艙時,很驚喜,因為空間雖小,但是裝潢得很典雅,深色木頭配上米色的窗簾和深紅色的椅墊,加上一張很厚實的木頭長桌,很沈穩的感覺。JOE跟我們介紹了船上的配置,然後就開始分配房間啦,我跟祥仔是二號艙房,就在下船艙後左手邊第一間。知道是二號房後當然就要趕快去看看囉,畢竟我們得在船上住七個晚上。一打開門真是令人吃驚,雖然極度的狹小(打開門時房內只剩一個人可以站的空間),但是什麼都有,有上下舖的床有浴室及廁所,還是乾濕分離的。浴室的洗手台很大很豪華,旁邊還有凹櫃可以放衛浴用品。我們的房間是在船的下半部,所以床鋪的位置基本上就都是在海平面以下,那種感覺很妙,如果運氣好的話,還可以看到俯衝進水裡抓魚的鵜鵠或笨鳥呢。
門邊有兩罐礦泉水,JOE說若是我們將兩罐水拿走,那負責整理房間的船員就會在隔天補上兩罐,所以若是可以重複使用罐子,就可以減少很多垃圾。而且,團員中最聰明的人,也就是東方小矮子在下我,還帶了兩罐果汁,所以那兩罐礦泉水就省起來啦~門邊的小矮櫃上放了我帶來的點心零食後就滿了,我又想睡下舖(否則半夜尿尿萬一踩到心愛的老公怎麼辦),所以祥仔的東西只好放在上舖床尾的凹櫃中。 接下來就是吃中餐啦,其實很餓耶,因為沒吃飛機餐。而且很期待坐在大長桌吃飯,想看看會不會跟在Kapawi一樣。大家聽到搖玲聲就紛紛從各個角落冒出來,出來的時候還慢條斯理的,大概怕大家覺得自己是餓死鬼(還是只有我是餓死鬼?)。而且大家都往比較不方便的裡面坐,真是太體貼了,要是在台灣,一定大家都站在旁邊等其他人先坐進去。我們因為比較晚進來,所以坐到最靠門的好位置。好位置是就進出方便而言,因為我還是會偶爾以驚人的氣勢咳嗽,所以能夠隨時去船艙外面咳嗽是很重要的,可是對吃飯來說,就是個絕對不利的地點,我們是等上菜才明白這點的。在Kapawi是每人一份餐點,所以根本不需要跟別人有互動,可是這邊是大盤菜,要傳來傳去的,否則就只能吃放在面前的菜囉。想當然,我們就是那兩個只能吃面前菜的呆子,不過還好我們兩邊的人有請別人傳菜,剛好就可以順便分一點。 <
吃飯的時候,大家很禮貌的寒暄,在寒暄中發現一件事情,我聽不懂大家的英文!!除了一個從佛羅里達來的高中女老師外,其他的人分別來自澳洲、英國和千里達,說的全部都是英式口音,只有當他們想要讓我們聽懂時,放慢速度後我才聽得懂,正常速度時聽起來就是只有Orz。這次同船(十年緣分呢)的有剛剛提過的佛州高校女教師、二個英國阿嬤、二個很高的澳洲阿伯(愛玩、愛開玩笑、很陽光又很紳士)、一對瘦子澳洲年輕情侶、一對胖子英國年輕情侶、一對千里達來的夫婦(老公常爆冷笑話、老婆的法式英文聽起來很像新加坡英文)。若說我們在Kapawi時是掉進講西班牙文的外星球,那麼在Samba上便是掉進講「英」文的外星球啦。所以只有在大家放慢速度問我們問題時,我們才會回答,其他一律以禮貌微笑來回應。反正大家看我們沒有瞭解的表情,即使是在問我們,也會很禮貌的替我們圓過去,實在太體貼了。 這頓飯比在Kapawi還痛苦,因為要隨時豎直耳朵,所以當JOE終於決定要簡報時,真是解救了我們呢。JOE拿出一個貼有地圖的木板,大略了敘述這八天會去哪些島,也解釋了dry landing和 wet landing。這兩種上岸的方式在我們之前找的每一個旅行日誌網頁中都有提到,其實就是看有沒有碼頭而決定要不要穿著鞋子上岸,比如說,下午要去的south plaza因為有可以停靠的小堤岸碼頭,上岸時並不需要涉水,所以可以直接穿著走路用的鞋子,叫做dry landing。 這是我們的第一個landing,所以大家多少有點慎重,其實有點像是一個神聖儀式的感覺。彷彿漏掉了什麼細節就會對島嶼造成生態災難一樣,去岸上其實沒有什麼大不了,反而回來才是重點,在上panga前一定要把腳上及鞋子上的沙子弄乾淨,免得我們帶著不同島嶼的沙子交叉污染整個群島。 今天我們的行程:Baltra機場south plazaPuerto Ayora
Joe在小艇上的時候跟我們說過,待會靠岸時也許會有一些海獅擋在碼頭上,到時候他會用拍手來提醒海獅讓讓,若是海獅並不理會他,就要請我們一起拍手。等到小艇接近south plaza的小小碼頭時,躺在碼頭上的大小海獅讓人有不可思議的感覺。原本根本不認為JOE說的事情會發生,沒想到還是真的呢。大海獅們聽到拍手聲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充滿萬般無奈,但是還是會離開,可是小海獅大概還不知道,所以都會一直賴在碼頭上。第二次跟海獅近距離接觸的我們,當然是祭出所有的相機拍個過癮。 好不容易等大家都拍照完,JOE才有機會跟我們說上岸後的規則。在每個島上,都會有一條專供遊客走的路徑,為了防止大家亂走一通不小心踏破蜥蜴或海龜蛋,所以這些路徑都會有木頭的標誌標記好。JOE耳提面命的要我們千萬不要踏出標記的範圍,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大家大部分也都有遵守這個命令,雖然有時候興奮過頭會稍稍踏出去,但是該注意的時候還是有小心的。 我們從south plaza的北側上岸,沿著向南的步道走到制高點。在島的南側是高聳的懸崖峭壁,所以在這邊有很多很多的海鳥築巢,有軍艦鳥、笨鳥,還包括以前上課總是會在影片中看到的燕尾鷗。因為離海面有一段距離,所以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海中的生物,我們看到很多魚群,還有尾隨的鯊魚。光是站在這裡就有看不完的事情。我還淹沒在夢想實現的不真實感中,暈陶陶的,眼前的這些景象,我以前怎麼想也想不到,加拉巴戈這個生物聖殿,有一天我竟然能身處其中。
在路上我們看到好多高大的仙人掌。在加拉巴戈的群島中,其實有好多種仙人掌,有高有矮,刺也有長有短,對像Joe這樣的當地人來說,則有好吃跟不好吃的區別。可是對我來說,仙人掌在加拉巴戈取代了大樹,成為重要的生產者。在有的島上,仙人掌幾乎是當地動物的為一食物來源,而在south plaza這樣一個土壤淺薄、養分貧瘠的島上,仙人掌還提供很多動物躲避強烈陽光的地點。所以在仙人掌的周圍,可以看到很多陸鬣蜥land iguana和lava lizard這些外溫動物,不論活的或死的。我們看到一隻鬣蜥的乾屍,張牙舞爪的姿勢讓人不禁猜測他是在什麼情況之下,才會動作到一半就死掉。也許是被鳥從空中啄了一下,失去行動力卻又沒有被吃掉?
在這個路徑上,我們慢慢體會到加拉巴戈的殘酷,每走幾步,就會聞到死屍的腐臭味,只要稍微注意,一定就可以看到死掉的動物曝曬在陽光下。陸鬣蜥、海鬣蜥、笨鳥甚至小海獅。有了這樣的背景,我很難再把加拉巴戈的高度演化,看成是一個令人興奮的事情。學了很多演化的奇妙,我們都容易忘記演化其實是建立在無數的死亡上。走到後來,我的加拉巴戈初體驗已經有點感傷,畢竟看到走失的小海獅死在腳邊是很難忘記的。 回到船上,衝回臥室,船上的強力冷氣和冰涼的空氣讓人忘記這種舒適是用溫室效應換來的。第一次在赤道的太陽下走路,才體會到太陽光直射的威力。雖然穿了長袖長褲也帶了兩層帽子,但是只要將頭抬高一點,沒幾秒鐘下巴就會因為沒被遮到而曬的發痛。即使沒直接曬到太陽,我們整個人也都烤的熱烘烘,回到有遮陰的地方簡直就是到了天堂。
感傷歸感傷,飯還是要吃的。第一頓船上晚餐,很正式喔,是welcome party。船長、輪機長、小艇船長、廚師和僕役長(講「長」怪怪的,因為都只有一個人啊)都穿上正式的制服,桌上也鋪了雪白的桌巾和擦的晶亮的高腳杯。 船長用西班牙文致詞,JOE負責翻成英文。船長的大鬍子讓他看起來很令人安心,臉上皺紋全部都是往下垂的,彷彿沒有任何事情值得大驚小怪,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一樣。我們的僕役長是個瘦瘦的年輕人,負責跟我們直接相關的食衣住三項大事,接下來的幾天中,只覺得他實在很努力負責,每餐都像變魔術一樣,讓餐桌上變出整齊的餐具和食物,每次我們出去玩,他也會把我們搞的一團亂的臥室整理的乾乾淨淨。而大廚,要從有限的材料中變出八天中的23次餐點,實在是很辛苦,其實就是那幾樣材料:蕃茄、大黃瓜、生菜、豆子、雞、魚、牛等,兩隻手就數完了。 船長及機組員一一向我們問候完,就輪到我們自我介紹啦。大致上跟我們從下午的交談中聽出來的一樣,倒是大家對我們的自我介紹很驚訝。大概是因為我們幾乎沒有主動談我們自己,而且看起來年紀又很小的緣故,所以當大家聽到我們竟然是中學老師時,都難掩驚訝之情,而知道我們竟然已經結婚更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寒暄完畢,船長就去準備開船,從South Plaza開到Santa Cruz島的Ayora港停靠過夜啦。這一頓晚餐吃的也是有點辛苦,除了要跟大家維持禮貌性的傾聽外,還要眼巴巴的等著菜傳到面前。尤其是吃完後大家還聊了好久好久好久,真的很久,不知道是真的有這麼多話好聊,還是大家都是因為禮貌而不願做第一個離席的人?反正很累就是啦。 不過在這次談天裡,大家知道我們是台灣人,就問了台灣及中國的問題。我用強烈的語氣說我討厭中國人,結果大家的反應有點奇怪,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千里達冷笑話阿伯還是他老婆有一半的中國血統。不過我講都講了,就當沒發生過吧。 很累,所以在船上小晃了一下就回房休息了。也開始了我們的暈船之旅。 後記:一開始還覺得廚師很厲害,變得出這麼多種菜,可是大概第三天後,我就開始越吃越少,第六天後幾乎都是吃沙拉。一邊吃一邊在心裡尖叫「真想把廚師綁去台灣見習」「泡麵神啊,我知道錯了,我應該帶十包泡麵上船的」。因為食材已經很有限了,他老兄學到的歐美菜色更是貧乏。肉類只有三種煮法:燴、焗、烤;青菜只有兩種路線:要不做沙拉,要不就是川燙,不論是花椰菜、豆子還是南瓜。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