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梅子老師的大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 151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蜜月第13天--20060531 Santa Cruz

今天的早餐也是我們在船上的第一頓早餐,有麵包、吐司、玉米片、蛋、臘腸、起司片、果汁、牛奶、優格跟一盤水果。我們都吃很多耶,每一樣都有吃到,超級撐的,好滿足。(結果後來的六頓早餐,全。部。都。是。一。樣。的~~~)然後就準備要上岸去參觀達爾文中心啦。 基本上我們每天的作息時間都是一樣的,早上六點半或七點早餐,八點到十一點左右出去玩一趟,十二點午餐,下午三點到五點去玩第二趟,六點晚餐、簡報,然後就睡覺啦。乍聽之下會覺得行程排的很鬆,可是後來才知道不這樣排的話會死人,不是累死就是曬死,再不然就是暈船吐到死。 八點集合準備上岸,當然是dry landing囉,Ayora港可是加拉巴戈的主要港口,也是居住人數最多的地區,一定有碼頭的咩。上岸後發現這裡跟一般的海港幾乎是一樣的,除了這邊到處都是軍艦鳥、鵜鵠跟笨鳥。我們一行人分別搭三輛白色的吉普車沿著達爾文路走,在搭車的時候才發現,原來白色吉普車是這邊的計程車,絕大部分都是沿著港口到研究中心的這段路來回行駛載客。到了達爾文中心,朝聖的感覺就更重了。「達爾文研究中心」耶,不知道為什麼,就有那種「裡面的每個人都是演化學專家吧」的感覺,雖然明知並非如此。
JOE首先在一個展示館中跟我們介紹加拉巴戈群島上的象龜。原來加拉巴戈群島一共有14個不同亞種的象龜,可以依照背甲的形狀分為兩派:一種是圓頂鐘型的,另一種是前端翹翹的馬鞍型。據JOE說,這個形狀跟象龜居住地的仙人掌高度相關,馬鞍型象龜的脖子可以抬得較高,通常該島上的仙人掌就是比較高的;而圓頂鐘型象龜分佈的島上,通常仙人掌是比較低矮的種類。是哪一方扮演篩選的角色也很難說。 這些象龜除了背甲的大致外型不同,還有很多其他的差異,所以才被分成十四個亞種。但是每一個亞種的數量都因為人類歷年的大量補殺而急速下降,其中以著名的「lonesome George」最慘,因為他的亞種只剩他一隻了。其他的亞種也沒多好,有個島上的亞種全部被消滅掉,還是靠reintroduce才慢慢有族群恢復。至於講求不干預自然的國家公園裡為什麼會有「再引入」的事情,是有原因的。因為那個島上自從沒有了象龜後,就失去了大型草食動物,也沒有其他的動物可以取代象龜的生態地位,所以整個生態系幾乎崩潰。本來應該受到象龜族群控制的植物變得氾濫成災,也直接的使一些競爭力較弱的植物幾乎滅絕。這些狀況一直到象龜被再引入後才逐漸改善。也因此,象龜的保育不只是保存一個物種的基因多樣性,在穩定生態系的方面,也是絕對需要的。 聽完JOE的報告,他給我們十分鐘參觀展館的其他部分,又帶我們看了一小段影片簡介後,JOE帶我們去看復育象龜的設施及場地。象龜的復育起點是人工孵化。而且用的是最簡單的設備—木櫃子加上燈泡、吹風機,因為最簡單的設備就是最安全的設備,畢竟加拉巴戈很偏遠,萬一機械故障,維修上會很困難的。除了這些設備,活體當然是要參觀的,可能是因為我們來得早一點,所以我們從正常(至少我這麼覺得)的路線開始參觀,從剛孵化一個月的小烏龜開始看起,越後面的越大。這樣的展示方式還滿有趣的,可以讓遊客更清楚年齡與體型大小的關係。在每一區中都混養著不同亞種的個體,為了區別,每一隻背上都有標記,在性成熟後就可以很清楚的分開飼養。
除了放在柵欄中混養的小朋友外,還有一整區圈養大烏龜的區域,這時就不是我們從外面觀察,而是可以自己走到圈養區內呢。在看到烏龜前,就看到新鮮的糞便,裡面的葉子看起來沒怎麼被消化,好像跟他們吃下去的時候是差不多的,很難想像這麼差的消化效率要怎麼支撐這麼大的身體。象龜還有一點很神奇,就是他們即使不吃不喝,也可以維持一年左右的壽命,這也是為什麼以前水手會喜歡搬幾隻象龜上船的原因,根本就是像自備保鮮系統的活動肉塊。
看到的第一群象龜是母的,在一個白色的圓圈圈中吃著樹葉,我們是絕對不可以踏進白色圈圈的。但是烏龜可以出來啊,就在我們蹲著拍照的時候,有烏龜逼近!近到我們必須往後退,也因為很近,才知道原來象龜真的很大。
但是母象龜的體型跟公象龜比起來就差了一大截,公象龜才真的是「巨大」!分開飼養的公、母象龜是因為園方蒐集到他們的時候無法確定是從哪個島上來,也無法確定是哪一個亞種,若是混合飼養很容易有雜交的情況,會污染亞種階層的基因庫。可是對於公象龜來說,就是個災難,跟同性經年累月的關在一起,難免會有精神上的壓力,所以公象龜會有假交配的情況,我們就剛好碰到。我覺得被壓在底下的那隻很可憐,從他的表情就可以看的出來。因為龜殼是很敏感的,被一個一噸多的東西壓著,一定是很痛的,可是又跑不掉,只好無奈的等上面的那隻想通囉。相對於牠的無奈,在旁邊觀看的我們倒是很樂,尤其是男性遊客,都偷偷的挪動角度,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 唯一一隻有異性陪伴的公象龜就是有名的「lonesome George」,大家都非常希望他們可以交配,無奈喬治先生脾氣古怪,跟好不容易找到的兩位小姐關了十幾年也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喬治是非常有名的一隻象龜,牠的身世淒涼,情路坎坷,所以整個象龜的復育幾乎都是以他為主要標的,還有幾本書是以他為主題的。可是這都不能補償喬治先生。因為在十五年前(各家說法不一)他在Pinta島上被發現時,只有他一個個體,同亞種的象龜全部都滅絕了。荒涼的島上只見一隻象龜凝望遠處,強勁的風咻咻的吹著,很淒涼吧。更淒涼的是,他才在一生的青壯年,還有很久可以活,偏偏卻要跟兩個他不喜歡的女生關在一起,我覺得這才是更慘的。 再看了些鬣蜥、蜥蜴後,我們就去放風囉。我們從研究中心沿著達爾文路往回走到港口。大家都有摩拳擦掌的氣勢,因為這是唯一一個購物機會。所以一出研究中心就有他們的小小販賣部,有各種研究中心出的書籍、T-shirt、背心、長褲、帽子等等。我買了象龜及Darwin finche的分佈圖海報各一張,祥仔則買了一件很通風又還不錯看的野外用背心,又很多的口袋。這對祥仔是很實用的,因為他帶了兩個相機,一台是Nikon coolpix S3比較小台,另一台是Nikon 995,還有兩個給995用的特殊鏡頭,所以他每次出來都會帶很多東西,口袋多的背心剛好讓他裝。講到995跟我的coolpix 4500就很得意,因為同團的團員完全沒有看過旋轉鏡頭的數位相機,所以獲得大家一致的羨慕眼光,我們可以自拍,也可以用很低的角度來拍攝。挖哈哈。
從在台灣計畫開始,我就打算在加拉巴戈狂買,雖然知道自己很窮,但是因為這裡的東西在教學上都有用,又無法從網路購買,所以早就決定看到喜歡的東西就一定要不手軟的帶回來。可是,可是,竟然沒有想買的東西。衣服對我不實用,書又大部分都是針對某一分類群的,關於自然史的書很少,只有給一般大眾看的。所逛到最後我竟然都沒有買東西。一路逛到港口後,才決定要買一件細肩帶小可愛或是背心,還有折回去買路上看到的一個包包。折回去那家店後,最後買了幾隻笨鳥、鬣蜥、象龜的小木偶。倒是途中看到的一個小魚販讓我們停留了很久,因為小販在右邊殺魚,一大群鵜鵠就賊頭賊腦的要偷放在左邊的魚,那個景象很有趣。其中有一隻特別大膽,嘴巴竟然真的就去咬魚,還好牠的高度不夠,只咬的到被壓在最下面的魚,又拉不動。很好笑
我們跟親朋好友說到加拉巴戈時,有幾種反應,一個是完全不知道是哪裡,知道是南美洲後就覺得一定是很荒涼的地方;另一個是知道是生物學的聖地,但是覺得一定是很荒涼的地方。可是這是完全錯誤的,事實上加拉巴戈的觀光業比墾丁還要發達,而且因為遊客主要來自歐美,所以整體的服務水準都比台灣要高的多。這裡還有一個特別的名產,就是銀飾品。在周遭都是賣野生動物相關產品的情況,銀飾店外裝跟氣氛真的非常的突兀,人氣也差了很多。不過看他們充滿藝術氣息的昂貴裝潢風格,想必也是有大戶會來光顧的吧。
我們在港口集合後準備上小巴去吃午餐,在等的時候旁邊有兩的當地的小女孩,大概是沒什麼看過東方人,更沒看過滿臉大鬍子又小眼睛的東方人,所以在旁邊忸忸捏捏的跟我們要簽名,酷愛接受群眾愛戴的祥仔當然是簽名的最佳人選,何況他還練過花式簽名呢 其實現在我想大家都餓斃了吧,早餐吃的雖然很多,但是整個早上都在走路耶,又熱到不行。原本以為Santa Cruz不過是個島,不論去哪裡吃飯應該也是車程幾分鐘的事吧。結果我們的車轉來轉去開了至少有十分鐘以上,才轉到一條小路裡。原來我們的午餐並不是在路邊的大餐廳,而是一間預約制的小店。 小店的門前是一片竹林,在半山腰上用木頭搭建了一個架高的半開放式空間,可以俯瞰Santa Cruz的海邊。每張桌子上都有一杯水,放了一朵桃紅色的扶桑花,配著木頭桌子還滿有情調的。不知道為什麼,似乎聯絡上有點問題,所以我們必須等一下才能上菜,在這段等待的時間中,老闆拿了一籃又一籃的炸香蕉片讓我們頂著先,否則一群餓鬼是很難擺平的。顯然這香蕉騙的美味不是只有我們才知道,好幾隻ground finch鬼鬼祟祟的接近,一看就是想要偷吃的樣子,很好玩。我還偷偷的把一小片炸香蕉片放在帽舌上,想要引誘其中一隻最大膽的靠近。其實我那時候很緊張,因為在加拉巴戈是不能餵食動物的,所以我只是要鳥靠近,但是絕對不會讓牠吃到的,我可不想丟台灣的臉,所以準備鳥一跳上來就把香蕉片抽走。本來那隻鳥左看看右看看,已經要跳到我的帽子上了,可是冷笑話千里達阿伯手揮了一下,就把鳥嚇走了,真討厭。
好不容易等到可以入座,我們跟邁阿密女教師、陽光阿伯還有兩個英國阿嬤同桌。我不喜歡英國阿嬤,因為他們冷冷的,看起來很傲的樣子,加上他們很少說話,尤其是不跟我們說話,所以看到跟他們同桌,其實是有點壓力的。不過高校女教師跟阿伯都很體貼的講的比較慢(邁阿密人好像本來就講的比較慢),讓我們可以聽的懂。坐在一起吃飯總是要聊天的,我們這兩個前幾餐不太說話的,就變成談話的中心。阿伯之前好像在香港工作過(一直搞不清楚是哪個阿伯),但是高校老師跟阿嬤就對台灣及中國一無所知,舉凡食衣住行都要問,害我絞盡腦汁無法認真吃飯。 這一餐,我最喜歡的是紮實的肉桂核桃蘋果蛋糕,超好吃(讚)。 吃飽喝足的我已經好累好累,巴望著JOE宣布我們可以打道回府。沒想到,我們又要去。看。烏。龜。 這次看的真的是野生的了,沒有任何的柵欄圍籬,光車道旁邊我們就看到二、三隻。JOE說在這邊開車要很注意,尤其是起霧的時候。倒不是撞到象龜會被罰錢,而是會翻車啦,畢竟象龜這麼大一隻,又這麼堅固。我們在樹之間穿過來穿過去看到很多象龜,同時也看到很多團遊客,我想這邊的象龜應該天天都遭受這樣的騷擾吧,超可憐。還要忍受遊客做愚蠢的事情。 看了一整天的象龜,我想,今天就叫做「象龜日」好啦。 本來以為在泥巴地上走來走去累的要死以後,終於可以回船上了,沒想到JOE還要帶我們去另一個地方。這個時候的我們已經因為不斷下著的小雨而全身濕答答的了。上了車往下個目的地走的時候,整個車子裡面都充滿了水蒸氣。又濕又熱又累的我們,又要去走路啦。 JOE帶我們去看兩個Lava tube塌陷而成的大洞。雖然真的很累,但是站在超級大洞旁邊往下看還是很令人提神醒腦的。往下看的時候,那個高度只能令人讚嘆大自然力量的巨大。而想到自己的腳下面其實就是巨大的空洞,隨時也可能塌陷,就令人緊張。在沿著洞口走的時候有些高低不平的落差,阿嬤們走得很辛苦。這讓我們體會到,有體力玩的時候要盡量玩個過癮,免得以後有錢但是沒力玩。也讓我們慶幸我們在現在這個年紀就坐了這趟長途旅行,要是等老了,我一定沒有體力撐過長途飛行這一關的。 回到港口,其他人選擇回船上,而JOE說我們可以逛一逛之後,再自己找小艇載我們回Samba。還好我會西班牙文,因為這裡駕駛小艇的人都聽不懂英文。我們就碰到一個女生,不知道自己船的名字,又不會用西班牙文描述船的外型及位置,只好靠我將她的英文翻譯成西班牙文,才能回船(好啦,我很得意~~~) 基本上今天大家都很累,所以吃完晚餐後的閒聊時間縮短一些,令人小小的鬆了口氣。 明天我們要去Espanola島,而且還要浮潛。我想要浮潛看水裡的生物,可是我討厭在沒有氣瓶的情況下在海中游泳。雖然我們有呼吸管,賣呼吸管給我的小姐也保證我買的款式絕對不會進水,可是浮潛還是令我緊張的。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