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子老師的大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 149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蜜月第15天--20060602 Floreana

JOE在沙灘上畫了加拉巴戈的地圖,跟我們解釋加拉巴戈的形成歷史與海底地質。又帶我們去岬角內側的一個潟湖看紅鶴。紅鶴Flamingo一般都是遷徙性的鳥類,可是這個潟湖中的紅鶴卻是留鳥,因為這個潟湖中一年中都有藻類可以當食物。但是又因為藻類密度有限,所以潟湖中的紅鶴族群雖然穩定但卻很低。
我一直都不喜歡紅鶴,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身上的粉紅色很噁心。但是這次看到紅鶴本尊,發現他們的臉實在太有喜感了,原來卡通上畫的都是真的~~
在吃午餐前我們去岬角外的Devil’s Crow周圍浮潛。就像名字一樣,Devil’s Crow是一個有缺口的小小火山口,現在被淹沒到只剩3/5圈露在水面上。這次浮潛我竟然忘記帶救生衣,只好硬著頭皮下水。實在太恐怖了,所以雖然我們看到企鵝、魟魚,我還是草草了事的把該看的看完後,趕快上小艇納涼。不過企鵝好小好可愛喔~他一定覺得我們這些在水裡載浮載沈的圓球很有趣。 下午兩點多,我們去Post Office Bay。昨天JOE就跟我們說過可以在這個地方寄信,所以大家都準備好明信片。我在明信片上除了寫名字、地址及簡短的留言外,還寫了一段英文,希望幫我轉交的人可以留下自己的姓名及國籍。 是這樣子的,在這裡有一個從海盜時期就立下的郵筒,來此造訪的人可以把要投遞的郵件放進去,等到下一批人來時,若是有看到信件的寄件地址是自己要去的地方時,就可以幫忙帶信。也因此這邊的傳統是一定要hand delivery,不可以用現代的郵政系統。所以我們去那邊先把郵筒中的數千封信看過,大家各自認領可以幫忙轉交的明信片後,才把我們的信件放進去。我們翻了半天,意料之中的,沒有要寄去台灣的,頂多是要寄到香港的。所以雖然我們也將自己的信件放進去,可是完全沒有期待在有生之年會收到。 我們在翻郵筒中的信件時,就慶幸還好在機場時有買明信片,因為我們看到看到很多人可能是因為沒有明信片可以寫,所以隨便找了張紙充數,甚至還有餐巾紙的~~~。 拜別這個有名的郵筒後,JOE帶我們去一個很深很深的地洞,在最底下的地方是完全沒有光線的。JOE要我們把所有手電筒關起來,體驗一下完全的黑暗,還說了一個有關加拉巴戈最初移民的懸疑故事。其實關於這個島最早的移民,故事有很多版本,各有不同說法,但是基本上就是很太陽花系列的,充滿性與謀殺的傳奇。我們的JOE似乎就是女主角之一的後代。 聽了這些故事,又看到島上曾經有過的罐頭工廠遺址,其實會有些暈眩感。想像過去那些偉大的冒險家,姑且不論後來成敗或是是否卑鄙,光是橫過一千公里的海洋,只為相信一個對未來的憧憬這一點,就令我非常佩服。舉例來說好了,有一個牙醫為了要來這裡,竟然把自己的所有牙齒都敲掉,換成鋼的。看到貧瘠的土地,也不難想像人們間的爾虞我詐也不過就是為了增加自己可用的資源而已,似乎也就無可厚非了。 從地洞中在走出來,陽光似乎就變得比較可親。在純然的黑暗中,雖然少了視覺帶來的紛擾,但總歸還是令人不安的。 回到船上,馬上就啟航了,因為我們今天晚上必須要趕到最西邊的島—Isabaela。所以晚餐就在劇烈的搖晃中度過,連盤子都在桌上移動。也許是因為整個下午都在搖晃,今天的晚餐好多人都缺席,其實連我都必須一直要忍受著想吐的感覺。好在我們在基多買了一排12粒的暈船藥,這幾天我們是把暈船藥當維他命在吃的(後來證明應該再多買一排的)。 後記:後來回台灣不到一個月,我竟然就收到了我放在Post Office Bay的明信片,比我用機場郵筒寄的還快。不過很奇怪的是,這張明信片是由一個德國人從德國利用航空郵寄過來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