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梅子老師的大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 151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蜜月第17天--20060604 Isabela島

早上去的Darwin Lake是一個非常標準的火口湖,周圍只有因為乾枯而呈現白色的矮樹叢。沿著火山口周圍往上走的我們,一路都是曝曬在太陽下。雖然時間還早,太陽還不是最毒辣的時候,但是包在長袖外套中的我已經隱隱的感覺到要爆漿的威脅。雖然景色很漂亮(藍色的天空配藍色的海,哪會不漂亮),但是我還是在心中默默的祈禱趕快走到終點,然後回船上吹冷氣。兩位阿嬤也跟了來,不過一位阿嬤在中途就放棄了。這一放棄,逼的大家(年輕人)不敢露出疲倦的樣子,硬撐上去。頂點的視野很好,是火山口的最高點,可以看到當初熔岩傾洩而下形成的熔岩平原。然後,就是這樣子了。很無聊吧 可是後來去Fernandina這個小島浮潛和走路時就很有趣了。 對這個浮潛我是充滿期待的,昨天我錯過海龜,今天怎麼能放過~ 這次我沒有穿救生衣,就直接下去了。真的看到好多海龜在我們旁邊覓食及游泳,還有一些海龜要浮上水面換氣時,幾乎要撞到在正上方的我,害我手忙腳亂的往後退才沒有發生「turtle crash」。除了看到海龜很驚喜外,我發現跟 在海龜後面游泳也是很棒的感覺。慢慢的,悠閒的,周圍海水藍藍的,暖暖的。這是浮潛以來,第一次我上了小艇還感到意猶未盡,充滿感動。
Fernandina的陸地也很精彩。
小艇接近Punta Espinosa的岸邊時,就看到海鬣蜥去海中吃完海藻,準備上岸曬太陽回復體溫。看他們在水中輕擺長尾,毫無阻力的往前游動,真是可以用「搖曳生姿」來形容,雖然不太搭配鬣蜥的臉。上了岸的鬣蜥雖然不會像狗一樣甩水,可是牠有其他絕招:「噴鼻大法」。海鬣蜥是鬣蜥家族中唯一會潛水游泳吃海藻的種類,要能夠潛水必須克服溫度及鹽度這兩個問題。加拉巴戈海域的海水因為有來自南極的洋流匯入,所以水溫很低。對於內溫動物來說,還可以藉由厚厚的脂肪層來保持溫度,維持一定的代謝及行動能力,可是對鬣蜥這種外溫動物而言,溫度的下降其實就是一種極刑了。所以海鬣蜥為了要有足夠的熱能,會在潛水前將自己用太陽能加熱到一定的溫度,而上岸後,也一定要曬曬太陽才行。為了要幫助自己吸收足夠的太陽能,當體溫過低時,鬣蜥的顏色是接近黑色的。 而鹽分也是一個大問題,海鬣蜥發展出一種在鼻腔的特殊排鹽腺,可以將進入身體的鹽分分泌至鼻腔中噴出。所以剛上岸的鬣蜥,會有節奏的從鼻子用力噴氣,噴出白色的鹽霧。這時要小心,絕對不要站在下風處囉。看到小鬣蜥堆在大鬣蜥身上,一團一團的也是很好玩的景象。
除了鬣蜥,這邊的海獅也挺搞笑。我們看到一隻海獅仰躺在水中,自己用手扳住腳,就這樣漂啊漂的,很百無聊賴的感覺。我們在那裡看了一下,他抬起頭來看了一下,就乾脆把自己的頭給埋進水面下,眼不見為淨。
我們從 Espinosa岬角的南側上岸。JOE說這裡有海鬣蜥產卵在步道兩旁的沙子下面,所以千萬不能踏出指標標記的範圍,否則就罪過大了。鬣蜥卵當然是看不到,但是我們竟然在這裡看到有人把一隻鯨魚的脊椎骨整齊的排放在沙灘上。雖然鯨魚死亡曝屍荒野很可憐,但是看到動物骨骼就在路邊而沒有被人撿走,實在是太令人感動了。
繼續走到岬角的東北側,這邊有很多flightless cormorants,這是世界上唯一一種不會飛翔的鸕鶿。金門也有鸕鶿,可是他們必須在不同季節飛到不同地方潛水覓食。但是加拉巴戈的鸕鶿因為海中可以吃的魚類食物太多,根本不需做遷徙,所以翅膀就顯的多餘。翅膀萎縮後的鸕鶿看起來很好笑,短短的翅膀,圓圓的身體。每次潛水後,還得張開翅膀呆呆的站在太陽下晾乾。張開翅膀有時不是為了晾乾翅膀,而是為了雛鳥提供遮陰。小鸕鶿毛茸茸的,連站都不太會,更不用說調整姿勢減少曝曬了,所以父母親之一就必須當活動遮陽板。通常都只有一隻親鳥會在岸上,因為另一隻必須要去海中潛水捕魚,帶回來給一家老小食用。偶爾會看到兩隻親鳥都在的,那麼就會看到他們進行輪班的動作了。 我喜歡看正在求偶的鸕鶿。公鸕鶿會帶會很多海藻獻給母鸕鶿,以表示愛意。而據說母鸕鶿並不會因為某隻公鳥捧來的海藻比較多而死心塌地,若是隔壁的公鳥更吸引她,那母鳥大部分都會去找新歡的。啊啊,好癡情的公鸕鶿。 我們今天下午的行程開始的比較早,因為今天必須要很早啟航,沿著西岸繞過Isabela島的北端到東側。Isabela是加拉巴戈的第一大島,面積有5825平方公里(台北縣市加起來才2324平方公里),所以這一繞當然是一大圈,必須要早早出發。 從Isabela西邊往北航行時,有兩件大事。一個是據說在這段航程可以看到鯨魚或海豚,另一個是我們會跨越赤道。海豚對我來說比較沒有吸引力,可是說是可以看到大翅鯨就很有吸引力了。沒想到我們一走到船頭,那對澳洲情侶的女生就看見了類似領航鯨的背鰭,船長也來跟我們說,有時海豚會在船頭下方乘浪玩耍。所以我們頂著下午仍然很豔的太陽,就站在船頭不斷的尋覓,可惜後來就沒有看到了。
而跨越赤道時,船長特別把船停下來,廚師幫每個人準備了一杯雞尾酒,還鳴笛慶祝。而男生幾乎都跳下去,用游泳的方式游過赤道。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有什麼特別,因為這個群島就在赤道上啊,要不跨過赤道也很難吧。更何況,在我們兩個的行程中,一共要跨過赤道八次,我倒是沒什麼感覺^^;; 也許是大家都知道今晚會因為風浪而很難熬,所以趁著還算平穩的時候,靜靜的看著赤道的夕陽。吹著溫溫熱熱的海風,看著周遭景物都變成暖調的橙黃色,不由得就慵懶起來。我最喜歡Samba後方架高搭起來的一個小區域,上面有棚子,還放了很舒服的長椅,這時躺在上面再愜意不過了。 但是,晚上,真。的。很。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