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子老師的大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 149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蜜月第20天--20060607基多市區觀光

哈哈,還是上次的Sixto阿伯來帶我們逛。(該高興還是難過呢?) 我們住的地方算是new town,而我們今天要逛是舊城區,又叫殖民區,可以想見這裡受殖民時代的影響是很大的。比如說這邊的建築風格就跟新城區都不一樣,連顏色的搭配都非常不同。小小的一條街上,可能從頭到尾就有三座大教堂。也因為發展的時間早,所以這邊的街道都很狹小,大部分都是單行道。 其實我也不太知道到底是怎麼走的,所以就用地點來記吧。
La Basilica教堂,是一個還在興建中的大教堂,真的很大。很有趣的是,比較後來興建的部分用了很多加拉巴戈的生物作為外牆的裝飾,這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個牆上有鬣蜥、企鵝的教堂了吧? 在這邊也可以看到宗教勢力的演變。基本上中南美洲是以天主教為主,過去天主教的勢力大到掌管政治經濟,可是現在落的必須要將一些原本是教廷機構的建築出租給商人。看到充滿神聖線條的迴廊竟然出現網咖的標誌,多少還是令人傷感的。
我們還去了一個廣場,旁邊分別有總統府、市政府、市議會及主教居所。 厄瓜多的總統府跟台灣的比起來親切許多。總統府周圍就是熱鬧的街道,並沒有像博愛特區一樣的管制區。我們還可以直接走到總統府裡面拍照(不過當然是沒有辦法長驅直入啦)。 La Plaza de Indepencia獨立廣場很大,上面還有一個充滿歷史的教堂。Sixto阿伯解釋的很努力,可是我們聽得很模糊。似乎這個教堂以前其實是印地安人的寺廟。西班牙人來之後,為了要拉攏居民,建立天主教的正當性,所以把這座寺廟外觀作了修改。 在基多市的中心有一座聳立在山坡頂的大雕像叫La Virgina。幾乎從基多的很多角落都可以直接看到這個雕像。本來以為是聖母瑪麗亞,可是阿伯說是一個當地的少女後來被封聖。這個雕像所在的區域被一個家族霸住了,來參觀的人都要交一元美金的參觀費。不過阿伯說,因為這個家族很努力在維護清潔及秩序,所以現在這個區域就不再像過去一樣危險髒亂。而我們在離開的時候,也看到這個家族中的青少年在非常斜的山坡上除草。是相當辛苦的。 驅車前往赤道中心時,阿伯帶我們去吃了這個省(Pinchincha)最有名的冰淇淋Helados de Paila。這是利用火山上背下來的冰塊混上鹽,把果汁放在冰上不斷翻攪成的,沒有加任何凝固劑,也是絕對純手工純天然的。除了草莓、芒果這種台灣也看得到的水果外,還有當地的水果,最好吃、也是阿伯最推薦的,就是厄瓜多最棒的水果Guayaba。在整個旅程中,我們最常吃到的水果之一,其實應該就是紅心芭樂。台灣的紅心芭樂應該也是從南美洲引種的。在台灣,芭樂都是切片或整顆吃的,大不了就是沾沾梅子粉或是用糖醃,可是南美洲這邊有比較多不同的吃法。像是切薄片、做果醬、做果汁、做蛋糕、做羊羹、做冰淇淋等等。別的不敢說,做冰淇淋還真好吃。
我們挑了餅乾船裝了四種口味的冰淇淋,這樣才2.5元美金,吃的心滿意足呢。在喜好及懷念的程度上來說,這是跟Samba船上酥餅、超市黃色百香果並列的食物~~好吃!! 吃完要辦正事啦,我們今天的終極目的—La Mitad del Mundo。 老實說,我實在沒什麼興趣了現在。畢竟我們已經在赤道南北兩側來來回回那麼多次,也就不覺得赤道線有什麼了不起了。果然在這個官方紀念區上的確是沒什麼好看的,除了跟經緯度拍拍照之外,也就沒什麼了。倒是後來我們去紀念區旁邊一個私人的印地安赤道博物館時,有很多收穫。 這個赤道博物館是印地安人開的,主題是印地安文化,及印地安人所定下的赤道線。根據Sixto和博物館的解說人員表示,這條印地安人所定下的赤道線很接近GPS測得的座標,比La Mitad del Mundo裡那條法國探險對所定下的com mercial Equator要準得多。這裡還展示了很多印地諳部落生活的方式,像是住的房屋、吃的食物,最恐怖的是有展示一顆縮小的人頭,還有製程的完整說明呢~~~~~
以前是有聽過獵人頭這回事,也知道割下來的頭會被縮小做成身上的飾品,可是一直都不知道為什麼頭骨也可以縮小。仔細研讀了說明,才知道必須要把頭皮先剝下來,用特殊藥水煮過,然後把脖子的開口撐開,其他洞縫起來再填塞東西進去把頭皮撐好。一邊看的時候,旁邊還有一個真的小人頭被放在精美的玻璃旋轉櫃中展示,就像展示手錶精品的一樣,實在令人無言。不過看完還真有「原來是這樣啊~」的感覺。 來赤道最常做的實驗就是立蛋,解說員說因為科氏力在赤道上為零,所以立蛋很容易。他立完後要我們試試看,在全部一共七個遊客裡,只有我立成功,也因此得到一張證書耶。(連這個都有證書)。我們在之前也看過立蛋的實驗,所以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而且中國人早就發現了)。但是解說員做了一個實驗就讓我們無法相信的實驗。 解說員把一個水槽裝滿水,然後把塞子拔掉看漩渦的方向。在赤道線上就一點漩渦都沒有,然後搬離赤道線才一公尺,就有明顯的漩渦了。很難相信只要一公尺就可以造成這麼明顯的差異。還好我們有錄影,不然回台灣講一定大家都不相信的。 在解說員解釋的過程中,我們的阿伯一直糾正或補充,更讓人感到阿伯的專業。我們問了阿伯的背景,原來他是專業嚮導,而且厄瓜多政府所發的不同領域的嚮導證他都有。像是文化、高山生態嚮導等。 因為阿伯專業、完整而體貼的導覽,所以行程結束十的小費我們給的非常甘願。如果有人要來基多玩,我一定會推薦要指名找Safari的Sixto。 回到Alcala,竟然看到蜂鳥就在我們房間門口的藤本植物上,趕快拿相機猛拍。不過蜂鳥對美洲人來說,應該就像台灣的白頭翁一樣普遍。所以我們拍的時候都很怕會被老闆恥笑。 晚餐我們又去Mandy’s Yogurt吃,這次我點了個大漢堡。看到新聞上說,今天在基多跟海邊大城Guayaquil都有示威遊行,剛好我們今天早上去的總統府前也有,所以就留神看了一下。不看還好,越看越迷糊。只知道好像跟某個小女生死掉,但政府卻因為公權力不彰而沒有使該負責的人受到應當的制裁,然後又演變成社會大眾對整個治安不佳的抗爭。 其實晚上的大工程是打包。 來厄瓜多時,我的包包已經是九分滿了。可是我在這邊買了兩件體積超大的衣服,買了書,買了一大堆的零食、罐頭、湯包,基本上可能還要一個背包才裝的完。可是,我還是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得意啊),雖然後來大背包重到我幾乎背不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