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梅子老師的大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 151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添財日本料理

期待已久的台北行。 其實很常回台北。但是卻少有獨自一人的時候。 為了一個可以說是莫名其妙的理由,我有了完全屬與我自己的兩天。要走要吃要逛要買,隨我自己。平常也並沒有人限制我,只是心境上。 計畫了吃的路線,計畫了逛的路線。即使正中午的台北仍然熱的不像話,還是有蹦蹦跳跳的心情。 台北,我熟悉、引以為傲卻也明白缺點的城市,已經好久沒有用雙腳紮實的觀察。今天走在台北車站,再度體會到同一個城市裡,卻有兩個世界的矛盾。 最繁忙的車站,有著行色匆匆的體面人士,卻也有停留在數十年前街角的一群人。兩個世界觀看彼此的眼光都是充滿畏懼及不同意的。 第一站,添財日本料理。在雜誌上看到這家充滿老台北的名字。據說關東煮很有名。 要找老台北,台北車站是最佳地點。夾雜在現代建築之間的矮小店面,往往都藏著老記憶。可以是踞著自有店面不求長進的隨意小吃,也可以是自有堅持的頑固餐廳。何必尾隨世界的轉速,世界自然繞著他們轉。 添財屬於後者,有著三十年前故意營造出的日本風情高級門面。深色木頭配上深色玻璃,高懸著的燈籠繪著漢字。想沾染些日本味兒,卻又負擔不起太講究的價錢,這裡是最佳選擇。 外省第二代的我,小時候根本別想吃日本料理,但是卻對遷台第四五六代的同學說到「噢,昨天晚上我們家去吃日本料理...」時,語調中的優越感十分有印象。所以踏入這種台式日本料理店多少有點對少年時期同學示威的無聊意涵。 週間中午,卻也高朋滿座。沒有商業區的快步調,時間在這裡快轉到了晚上的居酒屋。昏黃的燈光配上口操台式日文的歐巴桑,對老客人熱情如火,新客人可就要自己熱絡一番了。 以為一個人就只能點一道菜,只能點定食嗎?錯。錯。錯。 野菜沙拉、炒牛蒡、烤香魚、炒烏龍、關東煮(蘿蔔、蒟蒻、高麗菜捲)、魚肉味增湯。絕對吃不完的,旁邊顧客的眼光這麼說著。 又何妨? 令人吃驚的是關東煮,每一樣都有巨大的份量,三種加在一起就是一大盤。 烤香魚也是我第一次吃到香味的香魚。 魚肉味增湯可以自己決定裡面要多少魚肉,不論多少,肉都是紮實的很。 野菜沙拉同時有蘆筍和涼筍,算是超值了。 炒烏龍伴著附上的七味辣椒,過癮極,如果有酒伴更好。 牛蒡在不才我的心中,就普通了。 那價錢。自己一個人的好處,罪惡感很容易忽略,簡單不過。 接下來,計畫之外的。 酒釀餅,台北車站的另一個奇蹟。重慶南路一段46號的騎樓。 已經遷移的舊郵局,讓原本陰暗破敗的騎樓更加陰暗破敗。一攤賣各式彩券明牌小報,一攤賣酒釀餅。 原味、紅豆、綠豆沙、花生芝麻、菜脯。一家三個女人撐起這個攤子。那可不是平常會想要有牽扯的人。時空在他們周圍變形。來往的人只要停留下來,就可以穿越時空。跟老闆的交談也是有點困難的。你的發問彷彿得經過數光年的傳遞才能從遙遠的世界得到回音。為了解決這個困擾,豎立在旁邊的招牌把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列出來。 站在一旁等車的人有誰可以抵擋這香味?是個好地點啊。所以即使老台北一個一個離開,還是有未來的老台北加入。 現做現烤的原味酒釀餅,是最幸福的味道。香甜溫暖,不是任何甜味劑可以複製的。剛剛烤好的餅更是讓人有它還在長大的感覺。不用油皮,卻也乾爽酥脆的外皮,包著最柔軟的麵餡。即使再飽,也要手握一個才甘心。 酒釀餅是江南一帶的季節點心,每年清明至五月中旬,大街小巷都是以蘇州當地的冬小麥和酒釀為主要原料製作的酒釀餅,因為氣溫緣故,只能賣這一季。蘇州酒釀餅有玫瑰、豆沙、薄荷,說是甜肥軟韌,油潤晶瑩,色澤鮮艷,滋味分明。麵是用清酒釀來發的,從電烤鍋出鍋的時候,一條街都是酒釀的芬芳。 而46號的酒釀餅,一年四季,握在手心,直竄鼻的氣味香甜。 總是看到老姊姊在顧攤,老媽媽偶爾從暗巷中出來招呼一聲,用的似乎也是不同世界的語言。老妹妹呢,聊聊天,搬搬東西,張望著警察的蹤影。說是姓陳,已經是第二代,已經四十年。 從什麼時候呢?已經不記得了。只知道我已經遠離試探世界的青少年時期,讀完大學研究所,在台北桃園新竹三地工作。她們仍然在原地,讓相同的氣味帶來相同的溫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